_千旅

别名(小名):鳖八万
沉迷全职,无法自拔!
叶蓝、王乔是本命。
冷cp啥都吃,真的啥都吃,只要有粮orz......
最近稍微变勤快一点了(咳)

【叶蓝】【20170529叶修生贺】不巧

#2017叶修生日快乐

#叶蓝96连弹计划

#12:45

 

“你的生命里,总会有一个人……”

许博远倚在出租车后座的靠背上,有些疲惫地捏着鼻梁,距离S市的国际机场还有大概五分钟的车距,在夜里九点半。

司机开了广播,夜间档的主持人有一副好嗓子,配上轻柔的纯音乐,就算是鸡汤,也像是情话一样动听。

“他曾让你无数次对明天有所期许,却终究没有出现在你的明天里。”

许博远莫名其妙地被扼住脖子,强行灌了一嘴的毒鸡汤,原本还有点困顿,现在立刻瞪大了眼睛,彻底清醒了。

什么鬼!大半夜的能不能温柔一点?

像是被戳中心事恼羞成怒了一样,许博远愤愤地拽着包,拍出车费,头也不回地跳下了车,果然包邮地区真是和自己八字不合!

“再也不要来了!”他喃喃自语着,这是第一次,想要对某个城市划上一个“×”号,只是因为一个人。

荣耀第十赛季在兴欣夺冠之后,落下了大幕,轮回的主场有着说不出的落寞,可是许博远还是留了三天,从人潮拥挤的南京路到梧桐葱茏的复兴西路,这座城市喧嚣繁忙的伪装下,流露出的小资情调,回味悠长。

叶修退役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来,记者发布会、周刊采访,一项一项,严整有序。

那个时候许博远坐在在徐家汇最中心的花坛边上,嘴里吃着蛋挞,手机的新闻推送出来,标题不是微信里那种诡异的格式,而是那种最简单直白的直男都能懂的四个大字——叶修退役。

后面跟了三个很大的叹号。

有什么好感叹的呢?这位大神能这么好好地让兴欣官方发一个声明就不错了,在联想一下他第一次退役、杀进网游、干脆利落地抽身、最后重登荣耀之巅……

没什么好感叹的。

可是,许博远待不下去了,哪怕S市离H市也有至少两个多小时的车程,可还是太近了,他迫不及待地要回到自己的领域,回到自己城市,甩开这种泥淖一般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。

再也不要来了!他在心里又加了一遍重点。

 

叶修没有回H市,把那一大个烂摊子,全部甩给了老板娘,慷慨激昂地甩出一个绝对不会被反驳的理由:“我连冠军都给你拿回来了!”于是成功逗留S市。

从S市直飞B市,在此之前,他花了两天在酒店里补眠,睡得昏天黑地,早上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。

深夜的飞机,红眼航班。

好在已经睡够了,叶修手上拿着机场书店买的最新一期的《荣耀周刊》,封面是兴欣的合照,在光芒下,这帮小子还真挺帅的。

新买的手机在这个时候亮起来,QQ提示,叶修笑着自言自语:“文州手速慢,效率倒是快的。”

点击接受,对方传来一张照片,不是证件照,看背景应该是蓝雨聚会的时候,照片里的小年轻冲镜头笑得眉眼弯弯,还二不兮兮地比了两个剪刀手。

十点左右,候机室已经很安静了,偶尔还有人低声交谈的声响,叶修抬头去看时刻表,看到了背着包的青年有些茫然的表情。

叶修一愣,低头又看了一眼手机,脑袋里第一个念头就是:现在机场也用VR?

显然,VR技术暂时还没有普及到机场,许博远也不是影像!

叶修带着一顶鸭舌帽,遮住了大半个脸,许博远没认出他,径自往边上走了一点,坐在这排座椅的最那一边。

蓝桥春雪真的用的是照片导入啊,不知道为什么,叶修心里就是突然美滋滋起来,就像在网游里随口逗两句,就能把人惹得跳脚那种味道。

跟喝了蜂蜜水似的。

 

离登机还有不少时间,许博远干脆闭目养神,感觉到有人坐在自己身边的时候,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,但是没有在意,直到对方轻轻撞了撞自己的胳膊。

“!”许博远难得有些坏脾气,眼睛瞪得滚圆,在看到对方的脸的瞬间,面色复杂。

叶修见他总算是搭理自己了,心里更加美滋滋了,把手上的一个泡芙递过去:“累了吧,吃一个?沐橙推荐的,这么晚还没关门真是业界良心。”

“叶……叶神!”

“嘘——”叶修把泡芙塞他手里,自己把手空出来捂住他的嘴,“万一这儿也有荣耀粉呢!蓝桥大大啊,这可是轮回主场,咱们低调一点哈!”

低调你凑上来让我认出来?

等等,你怎么认出我的?

许博远心思不重,心里想什么全部写在脸上,根本不用开口问,叶修什么都猜得透。

“你手机上挂着蓝雨和夜雨声烦的周边,猜一下就知道。”叶修张嘴就瞎编,许博远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,居然也信了。

许博远握着泡芙,脸有点红:“那,谢谢叶神了。”

“客气什么。”

奶油冰冰凉凉的,但不是很腻,入口即化,味道很好,外面是酥皮的,一咬就咔呲咔呲,叶修就这么乐呵呵地看着他吃,看得人根本不好意思再下口。

“叶神你不吃?”

叶修眯了眯眼:“我不怎么吃甜点,你要不介意,我咬一口?”

“不介意!”脱口而出,许博远恨不得咬断舌头,自己未免太明显了吧!

好在叶修没有表现出什么,顺从地沿着许博远咬过的地方咬了下去,奶油噗嗤一下,流了出来,许博远心疼的拍他:“奶油奶油!别浪费!”

所谓吃货,就是面对事物,动作永远先于大脑反应,叶修才刚抬一下头,许博远就凑上来把奶油狠狠一吸……

幸福!满足!

嘴角被摩擦而过,叶修挑眉,看着跟仓鼠一样吃东西的许博远,很刺激嘛!

 

“我走了。”叶修的飞机在许博远之前,走之前还顺带占了一把便宜,揉了揉许博远的脑袋。

“唔!”许博远晃着脑袋反抗无效。

等人消失在登机口,他才怅然若失地看着手机,最新的一个通话记录,一串陌生的数字,看了三遍就能背熟。

想了想最后还是给加了一个备注:叶神。

刚按下保存,手机“叮”一声,收到新短信。

叶神:到家给我打电话,路上小心点,飞机上睡一会儿。

他手忙脚乱给他回信:好的!叶神也小心!好好休息!注意身体!

就差高举双手,大呼叶神万岁了。

算算时间,叶修应该要关机了,许博远打开自己的微博,微博名是绝色,第十区开的那会儿新开的小号,蓝桥春雪那个号不少人关注,平时也只放一点游戏相关,这个小号里的内容就很丰富了,从吐槽到半夜碎碎念,从猫粮品牌到某人同款外套,全是小秘密。

今日的更新是“巧遇大神!!!遇大神技能满点!”配图是一张流鼻血的表情包,不过他完全没想到,自己除了僵尸粉、营销号之外,还有一个真的粉丝。

刚刚发送,就被抢了沙发,和第一赞,手速惊人。

这位名叫“新雪满月”的粉丝在下面评论:表白绝色大大!

许博远手一抖,这什么情况?连忙戳开这个小粉丝的头像,看样子是新创的号,只有一条微博,还是余光中的诗——连微博名也是根据这首诗来的。

关注我小号的第一个粉丝是一个文艺青年,恐怕还是一个女孩子,这个认识让他抖了一抖,慌忙地退出登录,好在广播里提示登机,缓解了他的混乱。

果然和包邮地区八字不合啊!

 

世邀赛的消息传出来,沸腾了国内的荣耀圈,所有玩家都像打了肾上腺激素一样,尤其是各自战队的粉丝,狂欢起来仿佛群魔乱舞。

要数最头痛的就是联盟了。电竞圈毕竟不如其他的体育竞技项目,工作人员也不多,还大多都是坐办公室的,这么一场大事压下来,人手立刻就显出不足。联盟只好先问在B市的微草、皇风和义战借人,微草和皇风还好说,到了义战这儿,老板楼冠宁亲自出来接见联盟工作人员,并且委婉表示——要人没有,钱可以拿去……

冯主席的心脏岌岌可危,顺带着连发际线都在不停上升,怎么恁糟心呢!

最后借人活动从B市延伸向全国,总算是组织起了一支人数较为可观的志愿者队伍。

许博远拿下了蓝雨俱乐部的名额之一,和他一起的三个蓝溪阁的中层,集结之后迅速拉去B市参与志愿者培训。

上飞机之前,他在微博小号那边发了一条新的动态,只有两个字:惊喜。

那位“新雪满月”一如既往地爆了手速,几乎是秒赞,跟着评论:绝色大大要给谁惊喜啊?

许博远心情很好地回复“她”:保密呀~

在空姐温柔的提示声中,许博远摁灭了手机,只要熬过这四个小时的行程,新的旅程要开始了。

 

叶修接任国家队领队之后,立刻就被关进了集训室,作为唯一一个可以随意使用手机的人,他拉足了整支队伍的仇恨。

在收到语焉不详的回复之后,对面就没有了消息。墙上的钟整点报时,上午的训练告一段落,黄少天叽叽喳喳着关掉电脑,往喻文州身边凑,其他几人也从椅子上站起来,伸懒腰舒筋骨。

“老叶你干什么呢!训练时候用手机!你这样是要被罚加训的!”方锐腿一蹬,转椅骨碌碌滑出去,停在叶修边上。

叶修斜睨他一眼,嘲讽道:“哟,点心大大这么在乎我啊,不认真训练关顾着看哥了?我承认,我长得是很英俊,你也不用这样崇拜我啊!”

“滚!”

“停手停手!沐橙。”叶修躲开他的袭击,叫住了和楚云秀一起要出去吃饭的苏沐橙,“你给我看看,怎么没反应了?”

“什么玩意儿?”楚云秀跟着凑过来,看到微博界面的ID,嘴角一抽,“呵呵,没想到啊,老叶同志,你还是这么个文艺青年?”

苏沐橙捂嘴:“咳,没反应就是人家不要跟你说了呗!这有什么!”

叶修拍开凑热闹的方锐,赶紧把手机藏好:“啧,又不是我起的,这账号是沐橙弄好给我的,你要是要笑,就笑她去。”

几人说笑着往外走,没想到喻文州还在等他们,见叶修来了,递上一个文件夹:“上面下来的最新消息,出发时间都定下来了。今天下午志愿者能到,大概是后天就可以到岗,领队您负责接洽一下吧。”

“成。”叶修身为领队,要干的活又多又零碎,现在志愿者来了,他也可以松一口气,否则他还得肩负保姆的职能。

说起保姆……

他忍不住把手机再拿出来看看,短信也没有,微博回复也停在上一条,QQ头像也是黑的。

所以说,异地恋什么的,一听就很虐。

“辛苦了。”想着这一茬,叶修语气严肃地拍了拍方锐的肩膀,弄得人一脸懵逼。

 

为期两天的短期训练结束,带队的老师和每一位都握了手,诚恳地向各位道谢:“接下来的日子辛苦大家了。不仅是国家队,为了世邀赛付出的大家也都是国家的英雄。”

许博远笑着和他握手:“您言重了,我们没那么大野心,把国家队照顾好就是我们最大的愿望了。”

都是各家俱乐部出来的,说是心怀荣耀,还不如说是心怀偶像,跟在他身后的好多人都赞同的点头。

老师也笑起来:“你们还真是……一会儿国家队领队会过来,你们应该都认识吧,可千万别太激动了,他现在可是咱们的珍惜保护动物。”

“谁是珍稀动物?”叶修懒洋洋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,他就趿拉着拖鞋,国家队队服披在肩上,手指夹着点燃的烟,跟众人打招呼,“都挺好啊,辛苦了啊,你们那些大神麻烦事儿太多,你们多多担待。”

“叶神!”来自兴欣的小迷弟惊呼起来。

许博远站在不算前面,叶修第一眼没见着他,听到有人叫自己,顺着一看,才看到笑着的人。

“叶神好。”

“呃……挺巧的哈。”叶修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,刚才还的想失联的某人就这么站在自己面前,心跳有点失控。

“不巧。”许博远指着身上的志愿者队服,“冲你来的。”

一个直球打得叶修措手不及,其他还有叶神的粉丝也跟叫起来,只有叶修才知道,这个人的“冲自己”绝对不是一般意思。

 

晚上瘫在床上兴奋得睡不着,叶修拿出手机就开始翻微博,许博远那个绝色的小号的原创微博都快被他翻烂了,突然消息提示,自己前两天的评论被回复了。

一开始许博远跟他说“保密”的时候,叶修回了一句:跟叶神有关系吗?我也是他的粉丝!

现在许博远回复他:有关啊!我见到他啦~好巧哦,我也挺喜欢他的哎嘿嘿……

叶修坐起来,摸着下巴想,如果把“也”和“挺”去掉那就最好不过了,不过也不能要求许博远跟一个“素不相识”的人坦白吧。

想到白天的那个直球,字典里没有“输”这个字的叶修准备把球打回去,于是打字道:不巧不巧,我也喜欢你。

点击发送的那一刻,叶修觉得他可能听到了志愿者宿舍里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惊呼……

算了,明天吧,明天把话全部摊开来说。自己这也算是有家室的人了啊,这个想法一出现,五脏六腑全都暖了,舒服的不得了。

感觉不错,明天可以秀恩爱了。

——END——

老叶生日快乐啊!给你一个来自蓝桥大大爱的直球~

首尾呼应了有没有!哎嘿嘿,从此之后,老叶会一直一直在小蓝的明天里。

我爱叶蓝!和大佬们一起搞事超开心der~

叶蓝还可以萌一辈子!!!

谢谢大家看完,90°鞠躬,比心



附文中的诗重点部分——

若逢新雪初霁,满月当空  
下面平铺着皓影 
上面流转着亮银 
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 
月色与雪色之间 
你是第三种绝色 

(余光中《绝色》)

 


评论 ( 9 )
热度 ( 178 )

© _千旅 | Powered by LOFTER